散文
原載于2019年4月11日《沈陽日報》
 

七乐彩走势图3000期图:鶴鄉拍鶴記

 
王秀杰

野鶴對馴鶴的訪問

一對蘆蕩偵察兵


一家三口從觀鶴臺側飛過

雙鶴冰上漫步
  地處渤海遼東灣遼河入??詰吶探?,有世界最大的蘆葦蕩,是鶴類等水禽國家級自然?;で?,自古便被視為鶴的故鄉,丁令威化鶴成仙仍眷戀故土的神話就源發于此。作為一名鶴鄉人,我始終魂牽夢繞著那片生我養我的土地。
  今春驚蟄剛過,我便趕回家鄉去拍鶴。
  與夏季濃郁蔥蘢得青紗帳般的葦海不同,春寒料峭時節蘆葦收割之后的葦塘是鋪天蓋地的渾黃;一大幅以綠色暈染的水彩畫,被季節之筆幻變為一箋箋連篇素描。然而,這正是大自然的拙樸本色。層層疊疊黃葦葉覆蓋下的黑土地,是濕地母親的博大胸懷:她那120萬畝之闊的身軀下,橫臥之根根葦管上的新芽已然萌生;200多里之長的海岸線如她伸展開來的雙臂,正在迎接近300種水禽的回歸。
  ?;で埠9芾碚鏡男≌鑰鄧臀抑廖遼畬Φ牡ざズ追庇行難焙淄?。從學校一畢業就扎進蘆葦蕩里搞科研,如今小趙已是知名的鶴類養護專家,去年他還婉拒了北京一家園藝公司的高薪聘請。一連串長方形鶴籠里,100來只人工繁育、飼養、馴化的成代次丹頂鶴溜光水滑,高大健碩,有的挺起長長脖頸,竟高出中等身材的我半個頭。見有人來,它們展翅,鳴叫,跳躍,甚而舞蹈,歡欣無比。是歡迎小趙,還是歡迎我?估計是前者,按照銘記理論,鳥雛會把出生第一眼見到的動物視為至親去依賴,況且小趙每天的悉心養護照料,讓他們彼此相熟。
  小趙在籠前空場上撒了一些玉米粒,說,這附近有二十幾只去冬留在?;で蕉囊昂?,天寒地凍后我們每天都撒糧給以接濟,每次待人走后它們便飛過來吃食。你隱蔽好,與它們最近距離接觸,定能拍出好照片。
  為配合我,小趙開車離去,我躲到空場旁一處低矮葦叢里。足足等了一刻鐘,不見動靜,我不禁站起身來,下到鶴籠北坡瞭望。原來那些鶴在遠處的葦塘中一字排開而立,根本沒有飛來的意思。白鳥鶴鶴,在一馬平川的曠野上這種大型水禽十分醒目;海風很涼,吹動黃色的葦葉,吹動白色的鶴羽,也吹動了我的黑發。我拍下了這一列“鶴立”之陣。忽然,仿佛聽到了指令,鶴們依次走進右側的一簇葦叢里,而最右側的兩只鶴卻原地不動,仍步調一致昂首延頸地張望,我忙拍下這亭亭玉立之“鶴望”圖。結果剛拍兩張,它倆也隱身到葦叢里去了。從“鶴警”成語中,我知道鶴類是極度機警的,連秋夜露水滴到草葉上的微弱聲響都會令它們高鳴相警,即刻飛走徙地另宿。也許,比人類在地球上早出現6000多萬年的鶴類在繁殖率低、目標大易遭傷害等諸多不利條件下,尚能繁衍至今生生不息,就是依靠在與人類等動物斗智斗勇的實踐中總結出來的這些經驗吧!
  我重回葦叢屈身而坐,并用淺色圍巾包裹起頭部。很快,有兩只鶴,估計還是那對今日值班鶴,在葦塘高空繞飛了一大圈,然后從鶴籠上翩然而過,再到空場之上盤旋,在籠中馴鶴“號嗚、號嗚”的競相鳴叫聲中掉頭飛去。
  這回我耐心等待,但過了許久仍不見鶴來,卻等來了小趙。他判斷野鶴不會來了,因為那兩只鶴是偵察兵,已經發現你了,并已通知鶴群暫忍饑餓先不急著去吃那玉米粒。無奈,小趙將我轉移到鶴籠旁值班室的板房中,打開面向空場的一扇窗,還放蘆葦枝葉到窗框上做掩飾,隨即他再次離去。
  此時,對面的鶴籠里十分安靜,有幾只鶴還伸出脖頸怔怔地盯著我,我面帶微笑為它們拍了照,但氣氛絲毫未見緩解。這讓我認定它們最初的鳴叫等行為,真就不是歡迎我的。
  只過片刻,那兩只偵查鶴又飛來了,直接飛到了空場上空,在籠中鶴此起彼伏聲聞于天的鳴叫中,從鶴籠與板房之間低緩飛過,其目光犀利,長長尖喙險些啄碰到我伸出窗外的鏡頭。
  鶴籠里復歸平靜,但聞窗外風聲陣陣,那幾只鶴仍盯著窗口不放。我又心生期待,卻直等到端著相機的手臂發麻和小趙的再次到來。他十分肯定地說,那群鶴是徹底不能來啦!是我又一次被偵察兵發現了嗎?我問。他說這回是籠子里的鶴通風報信的;馴鶴提醒野鶴,要注意呀!那板房里有個陌生人。我笑問小趙你能聽懂鶴語呀?小趙說我大體能揣摩出它們的意思。
  我佩服鶴被艱難生境逼出來的智慧,更信服摸透了鶴性情的小趙,也理解鶴們對我這個不速之客所持警惕。
  小趙邊安慰我,邊帶我回到距大門不遠的觀鶴臺,說附近有十余只剛剛從南方回遷的丹頂鶴,只不過拍照距離有點遠。登上亭臺,接天連地的大葦塘盡收眼底,格外的平闊與疏朗。這塊?;で筆?、實行全封閉管理的濕地有7000畝之多,南濱渤海,北連遼河平原,所蘊存下來的動植物都是傳承古老基因的原始種類,所呈現出的生物多樣性極為珍貴。我動作更輕地隱藏到臺柱間:先拍西南面稍近的兩只鶴,只拍了三兩下,它們便飛走了;轉過頭來拍東北面三只一組兩個家庭,只拍了三兩下,它們也相繼飛走了。這次,真不知為什么。是相機的“咔嚓”聲,還是黑色鏡頭有所顯露?難道風聲與日光也在幫它們的忙。我正莫名其妙著,只見一個家庭正從臺側飛過,我搶拍下了它們的矯捷身姿。而另一個家庭卻飛向不遠處的繁育中心種鶴網籠區,落在了緊靠鶴籠的葦草間。小趙他們發現馴鶴大籠那里哪對雌雄鶴相好,便移到這里住單個籠間,讓它倆自然交配,下蛋,自行孵化,這樣,雛鶴體質會健壯些,長成后即可放飛野外。這是遼河口?;で來?,比人工孵化技術更為先進。剛剛登上臺子的小趙告訴我,這兩只大鶴是?;で吧錁然ぶ行募改昵熬戎?、愈后放飛的。之后,每年遷回它們都會到此處徘徊數日,與籠中鶴喋喋不休,就像老朋友重逢總有說不完的話似的。 
  從臺子上下來,小趙怕我不盡興,帶我來到一個冰湖旁。兩只丹頂鶴一前一后正在湖邊葦茬草根里啄食,見人來抬眼相望卻不走。原來這兩只鶴是?;で鈐縟斯し躉庇齙?,已經有30來歲了。比照鶴均四五十年壽命來算,它們已進入暮年。當初屢次放飛它們,就是“賴”著不肯走,在蘆蕩上空盤旋一圈又落回來,自動走進鶴籠;后來管理站干脆放手不管它們,它倆就成了?;で謝Э詰囊歡?ldquo;游民”。蘆葦叢中的吃食多得很,但到了寒冬每天都得給它們喂食。老鶴也知恩圖報,來客時,循著哨音,令鳴則鳴,令舞則舞,令翔則翔。此刻,兩只鶴好像明白了主人的意圖,馬上停止啄食,轉身向冰面走去。玉色冰面,雪色鶴羽,冰清玉潔,晶瑩互映。冰面很滑,它們走起來趔趔趄趄,我忙不迭地拍下這難得的雙鶴冰上漫步圖。冰上行走實在艱難,它們不得已扇動起翅膀,飛掠冰面,落到鄰近的葦洲上去了。
  其實,此行我已相當滿足,看到這么多智慧、健美、可愛的丹頂鶴,它們對家鄉故土的執著之愛令我感動,而眼見小趙所代表的?;で宋酌撬齙囊磺?,更是令我欽佩不已。
  我抽身重返觀鶴臺,登上三層最高處,俯身拍下云氣浮空蒼茫無涯的大葦塘全景,那是濕地母親的迷人風采。她養育的葦,她蔭庇的鶴,與她一起,永遠是我心中至美的映像。
  
編號: 遼ICP備05007754號 通訊地址: 七乐彩走势图表图沈陽市大東區小北關街31號 郵編:110041 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